<s id="gpxbd"></s>
  • <button id="gpxbd"><acronym id="gpxbd"><input id="gpxbd"></input></acronym></button>
    <button id="gpxbd"></button><dd id="gpxbd"></dd>
  • <th id="gpxbd"><track id="gpxbd"><video id="gpxbd"></video></track></th>
    <th id="gpxbd"><track id="gpxbd"><rt id="gpxbd"></rt></track></th>
    <em id="gpxbd"><ruby id="gpxbd"><u id="gpxbd"></u></ruby></em>
  • <dd id="gpxbd"></dd>

        <rp id="gpxbd"><object id="gpxbd"><u id="gpxbd"></u></object></rp>

        擇“高”而立——關于“十四五”工程電氣產業轉型提升的路徑探究

        發布于 2020-10-19 11:01:20
        導語一個城市的發展,產業是重要“名片”。面對受疫情影響下全球經濟格局的深度調整,我市工程電氣產業在較長的“瓶頸”期之后,又面臨著更為嚴峻的挑戰和考驗。越是這樣的時候,越是需要保持定力、科學應對、理性施策;需要在紛繁的變局中精準卡位,解決一批長期“卡脖子”的關鍵技術、核心環節,需要在“雙循環”格局下重塑一個新的產業生態,為“十四五”的揚中經濟打開一個高韌性、高質量的發展空間。

        在江蘇乃至全國產業發展的版圖上,揚中曾經因為工程電氣產業的高度集聚而收獲了“工程電氣島”的美名。經過多年發展,揚中工程電氣產業集群優勢不斷放大,單品及綜合制造企業總數超千家,占地區工業經濟總量近70%,占國內細分市場份額近20%。但近年來,行業龍頭少、利潤率低、附加值小、配套能力弱、企業和產品同質化等問題日趨嚴重?! ?/span>

        習近平總書記最近多次提出,要加快形成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十四五”的發展,也將在這個新格局中拉開序幕。新格局意味著新市場、新機遇,也為工程電氣產業破繭重生提供了良好契機。尤其是內循環當中,需求端和供給側的疊加升級,為揚中工程電氣產業提供了又一次轉型升級的優良生態。為此,加強工程電氣產業的轉型升級路徑研究和探討,在當前顯得尤為重要。

         

        路徑一:以“科創屬性”為工程電氣產業轉型升級賦能

         

        在當前全球供應鏈的調整重組中,制造業的突圍往往更加依賴于科技創新和“科創屬性”。工程電氣行業曾經歷了從簡單的機械加工到部分自動化的創新歷程,但要在“雙循環”格局中重新綻放,必須從裝備、研發、數字化更新等環節入手,推高整個行業的壁壘,建立起有效的“護城河”。 

        一是裝備的智能化。《中國制造2025》提出要以智能制造為突破口和主攻方向。工程電氣企業要逐步優化“剪、折、控”主要工藝,將智能化生產裝備貫穿生產全流程,最大程度提高產品的精細度和精確率。比如:大全集團與思愛普(SAP)達成戰略合作,借助SAP高度集成的端到端智能制造整體解決方案,實現“數字化制造”的全面升級。威騰電氣也因在母線制造領域的充分智能化,最近也已向上交所遞交科創板IPO注冊申請。

        二是設計的科技感。“科技感”在2019年“制造之美”設計大獎賽上挑起大梁,這不僅體現在一些C端產品的解決方案中,也逐步在工業產成品領域深入人心。最為明顯的就是汽車制造的整條產業鏈上,科技元素已經站上了全行業的“C位”。我市傳統工程電氣企業一直采取的是制造+加設計一體化的模式,隨著科技時代的到來,也要逐步把委托設計、非標設計引入生產管理的流程中,賦予傳統產品新的生命力。當一些融合參數要求和科技感的工程電氣產品出現在各個應用場景中時,既可以靈活解決客戶多樣化需求,也能因賦予產品顏值以“科技感”,進一步延伸產品自身的商業價值。

        三是研發的前沿化。過去的研發靠“想法”,現在的研發靠“算法”。2018年3月,智慧電氣產業鏈協同創新發展研討會在揚中舉行,成功簽訂江蘇省數字化電力裝備創新中心戰略合作協議。通過這樣的合作,與重慶大學、云道智造、太極集團組成戰略聯合體,致力于將揚中產業園區打造成中國工業互聯網工程電氣數字化設計與制造創新基地。“數字化”的算法應用,將讓傳統工程電氣產業在“新基建”的生態中獲得更好的重生。在這方面,隨著“香江云”、“旺捷云”的逐步上線,工程電氣走向“云端”已經站上了風口。

         

        路徑二:以“能力優先”去工程電氣產業的營銷依賴

         

        上世紀八十年代,不到30萬人的江中島城走出了2萬多人的供銷員隊伍,以“四千四萬”精神打開了橋架、母線(第一代工程電氣產品)的廣闊市場,成為催生工程電氣產業發展的原生動力。但隨著時代的變遷尤其是“新基建”的開啟,傳統營銷方式已不適應內循環下的市場法則。必須提升工程電氣企業自身創新能力、產品質量和品牌辨識度,以“能力優先”去行業的“營銷依賴”。

        一是企業品牌化要成為“能力優先”的“敲門磚”。工程電氣產業歷經多年發展,同類企業如雨后春筍般涌現,供銷員把控訂單源頭,致使行業內充斥著代工生產、貼牌銷售等潛規則,企業與終端用戶粘性不強。應通過開展對標制標,改進產品缺陷,提升產品質量;通過品牌培訓、購買品牌設計服務、辦展組展,打造更多如大全、威騰、鼎圣、億能這樣的知名品牌,以名企、名品的辨識度增強揚中工程電氣產業整體影響力。

        二是單品規?;蔀榻稻S整合的“試金石”。任何一個行業,單品市場相對接受度高、凈利潤高,實現規?;?,通過降維整合更可提高企業抗打擊能力。工程電氣產業在新一輪的轉型整合過程中,必須完成從專注到專業的轉變,更好地以“規?;?rdquo;控制產品邊際成本,保持一定的彈性獲利空間,提高企業的市場競爭力。德國威圖正是專注于機箱、機柜與殼體等單品,才能夠長期成為全世界殼體銷量最大的工程電氣企業。

        三是產業平臺化要成為促進客戶維系的“粘合劑”。通過技術鏈、產品鏈的平臺整合,建立“電氣+互聯網”的運營模式,推動如大航“愛電氣”等本土電商平臺的建設,加強與跨境電商平臺的深度合作,從采購、生產、銷售、售后端共同發力,打造多元、高效、便捷、低成本的全流程跨境電子商務平臺,讓更多的揚中工程電氣企業“借船出海”,從外循環中進一步汲取發展動能。

         

        路徑三:以“行業先鋒”標準打造一批杰出的企業“領頭羊”

         

        產業做大做強少不了“領頭羊”的帶動作用,更少不了驅動企業發展的領袖人物。

        一要讓企業家興奮起來。2020年國務院政府工作報告》提出,重點支持“兩新一重”(新型基礎設施建設,新型城鎮化建設,交通、水利等重大工程建設)建設。據華創證券研報分析:預計新基建7大領域合計投資規模2020年將達到2-2.45萬億元,相比2019年,增速為13%-29%,將為工程電氣行業帶來數千億的藍海市場,這是能讓企業家足夠興奮起來的商機。要適時通過各種形式的“吹風”,引導更多的企業家圍繞新機遇,尋求多元化合作途徑,帶領揚中工程電氣行業再一次開疆辟土。

        二要淘汰傳統思維習慣。時代發展正處于“逆淘汰”階段,不能擇機創新而上,就會被“逆流”沖擊而下。“雙循環”格局下的市場機會與曾經的“四萬億”投資、與上世紀的粗放式基建都已不可同日而語,工程電氣產業轉型升級不再可能憑借一單業務的落實就可以“鳳凰涅”。轉型的思維導向要聚焦到工業互聯網、智慧場景應用、綜合空間開發等新的賽道,匯集多維度專業人才推動企業的集成創新,依靠股權資本實現產業鏈垂直整合,以一批自帶光芒的優質企業脫穎而出,推高整個行業的景氣度和影響力。

        三要培養行業靈魂人物。一個擁有靈魂人物的企業才可能由普通變得優秀,進而成為行業的“焦點”。提及光伏行業,可能多數人會想到劉漢元、施正榮;說到新能源汽車,也必然會想到馬斯克,提到玻璃行業,首先想到的就是曹德旺。揚中工程電氣產業發展已有三十余年,其中也不乏頗有名氣的行業翹楚。但在科技主導下的轉型時期,無論是新老傳承還是“二次創業”,整個行業都需要培養更多的靈魂人物。要讓一批思考型、創新型、開拓型的企業領頭羊成為行業奔涌的“后浪”,推動整個工程電氣產業向更新、更高、更寬的領域發展。

         

        路徑四:以“集成服務”提供更加優越的營商環境

         

        工程電氣產業轉型升級是重塑競爭優勢、提升社會價值,從而轉型到新業態的過程。在這過程中,雖然企業是轉型升級的主體,但需要各級政府“精準把脈”,提供“保姆式”全鏈條服務。

        一是思維要與市場同步。遵循市場化原則,不“盲目支持”,不“一味否定”,轉型一批、保留一批、淘汰一批,真正做到“只幫忙、不添亂”。2016年的江蘇億閥承受著大額“互聯互保”的煎熬,生存空間被嚴重擠壓,轉型迫在眉睫。相關部門知悉后及時協調各方資源,最終通過股權投資,徹底解決了困擾企業發展的難題,同時加速了企業高質量發展,2019年8月該企業成功掛牌新三板。

        二是政策要有明確指向。工程電氣產業30多年的發展歷程中,許多企業幾十年如一日貢獻著自身的社會價值。在各級政府的產業扶持政策層面,除了對新興戰略性產業的支持以外,也要把更多“真金白銀”注入到這個支柱型產業當中,最大程度體現對產業強市的政府意志。比如,今年2月份出臺的《關于應對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支持中小企業共渡難關的政策意見》,在支持中小企業共渡難關方面送出了包括政策、資金等“大禮包”,正是這樣的支持,讓更多受疫情影響的企業增強了繼續走下去的信心。

        三是資本要能巧妙助力。“雙循環”的經濟格局中,國有企業和國有資本要善于介入有生命力的企業,用資本的杠桿效應,助力傳統產業轉型升級。一方面,通過對優質企業進行賦能式股權投資,助推企業走上資本市場;另一方面,加強與外部專業機構的交流合作,形成共享機制,將適合本土的新鮮血液通過引入揚中。近期,以“透明工廠”模式落地的江蘇云企智能制造項目,成功開創工程電氣行業國資、外資、民資“三資融合”先例,有望成為揚中工程電氣產業轉型升級的一匹黑馬。  

        總之,面對即將開啟大幕的“十四五”發展,工程電氣產業的走向迎來了“揚中之問”!能否進入行業整體加速的賽道,重新站上產業發展的制高點,這是關鍵時點值得深入探究的重大課題。但有一點可以肯定,工程電氣產業經過多年的洗禮和積淀,在揚中已經具備了最適宜成長的土壤和生態。只要抓住當前的關鍵窗口期,在危機中育新機,在變局中開新局,曾經風光無限的“工程電氣島”必將步入發展的新藍海,在“跑”起來的鎮江一往無前、再領風騷?! ?/span>

        現在起,讓我們為這個“揚中之問”而拭目以待!

         執筆人:張克祥、夏再萍、郭威
          上一篇:跨境電商
        下一篇:指靜脈識別  
        欧美胖老太BBBBB_国内BBw撒尿_善良漂亮的女老板hd_别揉我奶头~嗯~啊~av